•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黨史故事
    王盡美:最早離世的中共一大代表
    發表時間:2021-05-21 來源:人民政協報

      

      “希望全體同志好好工作,為無產階級和全人類的解放和共產主義的徹底實現而奮斗到底!”看罷中國共產黨青島市委負責人筆錄的遺囑,王盡美在紙末捺上了自己的手印。1925年8月19日,王盡美在青島醫院病逝,終年27歲。 他是最早辭世的中共一大代表。

      

    王盡美參加遠東各國共產黨及民族革命團體代表大會填寫的調查表

     

      “陪讀生”一心想“換命” 

      1898年6月14日清晨,山東省莒縣大北杏村(現屬諸城)地主見山堂后院的一處偏房里誕生了一個乳名叫“倉囤”的男孩。這便是王盡美。乳名很樸素也很直接,就是希望經常忍饑挨餓的一家人能有滿倉滿囤的糧食。

      王盡美7歲時,地主王介人為8歲的兒子祥兒設塾啟蒙,想找一個年齡相當的人陪讀。王盡美母親立即托人去說情,并領著兒子登門相求。王介人因為跟王盡美同是王氏家族,又見他聰慧伶俐,就答應了。在王盡美陪讀時,私塾先生張玉生按譜序給王盡美起名叫王瑞俊,字灼齋。學的是《三字經》《千字文》等啟蒙課程,難得的讀書識字機會為他日后走上不平凡的人生道路鋪就了第一段基石。

      后來,祥兒得急病死亡,學館關閉。

      不久,王盡美再到地主謀耕堂家為地主兒子春兒伴讀,不到半年,春兒又暴病身亡。地主誣蔑王盡美是“窮命”,“克”死了他的孩子。王盡美非常氣憤,發誓再也不為地主孩子陪讀,從此在家勞動。

      農閑時,他刻苦自學,酷愛進步書刊,關心國家大事。過年了,看到地主家張燈結彩,殺豬宰羊時,他便去問母親:“地主家為什么那么富?”母親嘆息道:“人家命好,咱窮人命苦哇。”“那咱和他們換命行不?”

      其母看兒子王盡美癡迷讀書,想辦法讓他就讀學費低廉的村塾,結果不久村塾又被廢除。幸虧王盡美成績優秀,新式初等小學的校長破例免除學費讓他繼續學習。

      1913年,初小畢業后,王盡美以優秀的成績獲得全免學雜費就讀枳溝高等小學的機會。給他任教的王新甫老師是一位具有資產階級民主進步思想的教師。課堂上,王新甫經常慷慨激昂地講述黃花崗七十二烈士、鐵路風潮、武昌起義等故事,介紹有關書刊。這些重大事件與進步思想觸動了王盡美的心,開始對政治書刊產生濃厚興趣,感到社會的變革關系著每個人的命運,萌發了民主主義思想與救國救民的志向。

      1915年,王盡美高小畢業,回到家鄉務農。這一年,由母親作主,17歲的王盡美與大自己1歲的莒縣東鄉廟后村李氏成婚。

      1918年春末夏初,王盡美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山東省立第一師范學校北園分校讀預科。入校不久,王盡美就顯示出超人的活動組織能力。在這里,王盡美的世界由此打開了另一扇敞亮的窗戶。

      真正使王盡美走上前臺的是1919年在全國范圍內爆發的五四運動。當時,王盡美被同學們推選為山東省一師北園分校代表,積極聯絡學生建立愛國反日組織,帶領同學參加集會、游行,開展宣傳活動。

      據當時的人們回憶,王盡美身著校服,胸前斜披寫有“還我河山”的白布條,站在街頭慷慨陳詞,不時揮舞拳頭、手臂。他悲憤的情緒和雄辯的口才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在五四運動中,王盡美認識了山東省立第一中學的學生鄧恩銘,兩人志同道合,結為好友。

      不久,王盡美響應濟南學聯發出的外地學生回各縣開展運動的號召,跟幾個骨干一起回到家鄉。在他們的策劃下,諸城各學校開展了反日救國運動。為更好地發動群眾,他和縣城里的幾位教師一起編寫了易學易記的歌曲《救國五更》《國恥記》《高蹺段》《打花棍》等。他來不及跟久別的親人噓寒問暖,就一刻不停地跑到諸城城里,到各個學校串聯同學,又到枳溝母校進行演講宣傳。

      1920年初,李大釗在北京成立了馬克思學說研究會。王盡美正好代表山東學生去北大聯系事宜,得知這個情況后就在北大紅樓拜訪了神往已久的李大釗。兩人相談甚歡,王盡美當即提出加入研究會的愿望,李大釗非常高興,當場讓他填表,于是王盡美就成了該研究會的第一批外埠通訊會員之一,并得到了剛剛出版的中譯本《共產黨宣言》。

      加入北京馬克思學說研究會后,王盡美更頻繁地往來于北京與濟南之間,刻苦攻讀所能找到的有關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文章。

      10月1日,山東省立第一師范學校學生自治會出版刊物《濼源新刊》創刊,該刊是以介紹新書刊、宣傳新思想、揭露社會陋習、批評舊教育、倡導教育改革為宗旨的進步報紙。王盡美、鄧恩銘都曾在該刊發表過重要文章。

      11月,王盡美聯絡進步學生鄧恩銘、王志堅等11人在濟南商埠公園發起組織進步學術團體“勵新學會”,創辦《勵新》半月刊并任主編。勵新學會會員王景魯曾回憶說:“勵新學會的會址,是在齊魯書社內,那兒有新書可讀(如《新潮》《新青年》等),也常請學校名教師、社會名流到會演講。”在此期間,王盡美的思想也產生了飛躍性進步,逐漸由民主主義者轉變為馬克思主義者。

      王樂平跟陳獨秀相識,彼此間有通信聯系。陳獨秀在上海組織共產主義小組時,曾致函王樂平,約他在山東組織共產黨。王樂平雖說是進步的開明人士,卻不愿加入共產黨,更不愿出面組織山東共產黨。他把此事轉交給了他的遠親、同鄉王盡美。

      1921年初,經北京、上海共產主義小組的幫助,王盡美發起組織成立了濟南共產黨早期組織。

     

      毛澤東口中的“王大耳” 

      1921年6月,濟南共產黨早期組織收到共產黨上海發起組有關召開中共一大的通知,通知派兩名代表到上海參會。濟南共產黨早期組織經過討論,決定推舉王盡美與鄧恩銘出席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不久,王盡美與鄧恩銘又收到上海組李達匯寄的旅費。

      正當他倆準備南下的時候,北京共產主義小組的代表張國燾去上海路過濟南,王盡美便約集了8名濟南共產黨早期成員在大明湖的游船上與之暢談了一天,就建黨問題交換了意見。之后,王盡美與鄧恩銘搭乘火車南下,奔赴上海,是外地抵滬較早的代表。

      在上海博文女校,王盡美被一陣濃重的湖南口音吸引住了,旁邊的人告訴他那是毛澤東。王盡美與毛澤東有著相似的經歷:成為革命者時都是師范畢業生,都是農民出身的代表。25年后,毛澤東在延安同美國記者斯諾談話時說道:“王盡美和鄧恩銘是山東支部的創始人。”

      中共一大開幕后的第二天,王盡美代表濟南早期黨組織匯報了組建的過程,并對目前的形勢和任務闡述了自己的觀點。盡管年紀較輕,但他舉止從容不迫,充滿朝氣。

      會議的最后一天,遷到嘉興南湖的一只游船上進行,王盡美不時為代表們撐船使槳。為了會議的安全,代表們帶著樂器、麻將牌,以游客的身份作掩護,王盡美用笛子為代表們吹起了《漁家樂》《步步高》等樂曲,受到代表們的好評。毛澤東笑著拍著他的肩膀說:“王大耳朵同志,你可是多才多藝啊!”

      會議期間,王盡美逐一拜訪每個代表,熱情地跟他們交談。在住房里,在餐桌上,在女校的院內,他利用一切機會向他們求教,跟他們暢談對馬克思主義的認識。他的虛心好學和追求真理的執著,給與會代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武漢代表陳潭秋1936年在《共產國際》刊物上發表的回憶中共一大的文章中寫道:“濟南共產主義小組代表王盡美同志、鄧恩銘同志,王、鄧兩同志那時是兩個最活潑的青年,后來王同志在努力工作中病死了……”北京代表張國燾在《我的回憶》中說,一大前夕,他路過濟南時,王盡美“約集濟南的8個黨員,和我聚談了一天。他們向我提出許多問題,不厭其詳地要我講解。他們一面聽,一面記錄要點,并商談如何執行的方法。王盡美參加一大時,仍本著學習的精神貪婪地閱讀有關材料,有時且向到會的代表們請教。”

      中國共產黨的建立,更加堅定了他為實現盡善盡美的共產主義崇高理想而獻身革命的信心和決心。為此,他改名叫王盡美,并寫了一首《肇在造化——贈友人》的詩:“貧富階級見疆場,盡善盡美唯解放。濰水泥沙統入海,喬有麓下看滄桑。”

      王盡美回到山東后,為了避開校方的視線,常常是白天在校內工作與學習,夜晚翻越校墻到外邊活動。但時日久了總難免走漏風聲,學監徐禹臣為首的一班人覺得他是“危險分子”,處心積慮地想開除他。

      1921年冬天,王盡美在學校壁報欄內發表了一篇題為《飯碗問題》的諷刺文章,直接揭露徐禹臣以辦教育自詡清高,實則專事鉆營、唯利是圖的偽善面孔。被以“不務正業和破壞校規”為由開除學籍,從此開始了職業革命家的生涯。

      不過,他并未離開學校。有時白日不便就晚間來,抑或越墻出入,在他的幫助下,山東省立第一師范的同學們建立起了黨的組織。這一時期,王盡美還創辦了一個半公開的學術研究團體——平民學會,以研討宣傳馬克思主義為宗旨。由于王盡美的宣教發動,第一師范的大部分師生都成了平民學會的會員。王盡美與廣大師生親密無間,因他長著一對特大的耳朵,同學們都親昵地稱他為“王大耳”或“王大耳朵”。王盡美每每面帶微笑,幽默地說:“我的智慧和才思,都在這一對大耳朵里呢!”

     

      拉胡琴的“播火者” 

      1921年8月11日,中國共產黨在上海成立了領導工人運動的總機關——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9月,中共中央在上海召開為期5天的擴大會議。據羅章龍在1969的回憶,王盡美也出席了這次會議:“中國共產黨誕生后,在同年八九月份,在國際代表的建議下,中央在上海召集了各級(各地)代表會議……主要任務是在全國范圍內組織工人運動的機構,即勞動組合書記部。”在1978年的回憶中,羅章龍說:“1921年某月,中共中央召集各地代表,在國際代表建議下,在上海開會。毛主席和我都參加了。會議做了決定,決定在湖南、湖北、廣東、山東、北方成立勞動組合書記部。湖南書記部主任是毛主席;湖北書記部主任是林育南;山東書記部主任是王盡美。”

      1922年1月,王盡美、鄧恩銘、高君宇等作為中共代表出席了共產國際在莫斯科召開的遠東各國共產黨及民族革命團體第一次代表大會。4月,他回到濟南,積極貫徹大會的精神,廣泛宣傳蘇俄,努力推進山東革命運動的發展。5月,中共濟南獨立組建立,他任組長。6月,根據工人運動發展的需要,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山東分部正式成立,王盡美任主任。

      7月9日,復刊《濟南勞動周刊》,易名為《山東勞動周刊》,成為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山東支部的機關刊物。王盡美在革命運動時寫的《長江歌》《贈友人》《無情最是東流水》等詩,曾登載在《山東勞動周刊》上。

      1922年6月18日,鐵路大廠工會正式成立,王盡美代表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山東支部發表祝詞,稱工會的成立為山東勞動界帶來了曙光。后來,經王盡美提議,勞動組合書記部山東分部并入北方分部,他擔任北方分部副主任兼秘書。

      7月,王盡美被中共中央調往上海,同鄧中夏、毛澤東等人共同起草制定了《中國勞動法大綱》,并發起了請愿運動,要求北洋軍閥政府的國會通過《中國勞動法大綱》。這個《中國勞動法大綱》實際上成為后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第一次工人運動高潮的行動綱領。在《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總部鄧中夏等請愿書》上簽字的就有“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山東分部王盡美”,這是迄今為止王盡美使用“王盡美”這個名字的最早文獻。后來王盡美還曾經以“盡美”為筆名撰寫了不少文章,慢慢地他開始使用王盡美這個名字。

      同月中下旬,王盡美與鄧恩銘又以山東代表的身份出席中共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同住一室的羅章龍對他的印象是:“很有抱負,謙虛好學,誠摯親切”“生活極其簡樸”“生平行誼,重研究務篤實,宣傳與組織均為其所特長”。

      二大后,黨中央派陳為人到山東指導工作。8月,在陳為人指導下,中共濟南支部建立,王盡美任支部書記。

      9月,王盡美被調赴中央和鄧中夏一起負責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工作。當時,他以勞動組合書記總部特派員的身份組織了京奉鐵路山海關鐵工廠工人大罷工,并取得了斗爭的勝利。隨后,又參與領導了秦皇島碼頭工人和開灤五礦工人的罷工斗爭。

      1923年1月,王盡美任京奉鐵路總工會秘書。一個月后被嚴密監視他行為言論的反動當局逮捕,后經工人兄弟營救獲釋。因敵人通令緝捕,中共中央于1923年2月調他重回山東,負責黨的領導工作。這年10月,中共山東地方執行委員會成立,王盡美任書記,負責領導山東黨組織的全面工作。是年秋,他曾一度復往北京,任全國鐵路總工會干事,參與營救“二七”大罷工中被捕的同志。

      1923年10月,王盡美任中共濟南地方執行委員會委員長。在他的推動下,中共濟南黨組織先后發展為支部、地執委,并派黨員赴青島、淄川、青州等地從事工農運動和建黨建團工作,把革命的火種撒向齊魯大地。

      每有空閑,王盡美就去鬧市區或者大明湖畔演講。他常常一襲月白長袍,言語親切,所講的道理通俗易懂,引得許多人圍觀。王盡美還會用《蘇武牧羊》的老調,填上自己創作的歌謠,四處彈唱:“工人白勞動,廠主吸血蟲。工人無政權,世道太不公。工人站起來,革命打先鋒。”有一次,王盡美從天津到濟南,特意去乘坐最便宜的悶罐車,因為那里多是中下層民眾,他一路宣講革命道理。每到一站,有人上有人下,他就一遍遍反復講,吸引了一撥又一撥乘客,把革命火種播撒一路。講累了,就拉一陣隨身攜帶的胡琴。久而久之,悶罐車變成了他最主要的革命宣傳陣地,最廣泛地接觸無產階級、勞苦大眾。

      1923年,中國共產黨在廣州召開了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會議決定共產黨員以個人名義加入中國國民黨,建立革命統一戰線。王盡美遵照中共三大的決定,于10月5日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開始與山東國民黨著名人士王樂平一起醞釀改組山東國民黨的問題。

      1924年1月,王盡美、王樂平等6位山東代表去廣州參加了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王盡美抵達廣州,同日抵達的還有湖南代表毛澤東、夏曦、袁大時和北京代表張國燾。會場上,王盡美的座號為1排3號,離主席臺最近。

      會后,王盡美回到濟南,向中共黨員、共青團員傳達了會議精神,開展統一戰線工作。他積極幫助國民黨在山東建立基層組織,同時吸收國民黨中的優秀分子加入共產黨。

      10月,馮玉祥在北京囚禁曹錕、改組內閣,把自己的部隊改稱國民軍,電邀孫中山立即北上。11月10日,孫中山發表《北上宣言》,提出了對內推翻封建軍閥,對外推倒帝國主義,廢除不平等條約,并號召召開國民會議。

      12月4日,孫中山抵達天津,下榻張園。12月19日,王盡美等4人拜訪了孫中山。此時,58歲的孫中山已患肝癌,26歲的王盡美患上了肺結核病。當時參加會見的北京大學學生代表王哲回憶說:“我們到了天津后,要求見一見孫中山。孫中山先派人來接談,之后,他在國民飯店分別接見我們四個人。因王盡美同志1924年1月到廣州參加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時,就與孫中山相識,所以,孫中山首先接見了王盡美同志,并與其進行了長時間的親切的談話。據王盡美同志回來說,孫中山先生特別關心馮玉祥倒戈、直系潰敗后的北京局勢。王盡美同志與孫中山談了山東國民會議運動的情況。孫中山先生以他個人的名義委派王盡美同志為國民會議宣傳員特派員,并授予了蓋有‘孫文之印’的委任狀。”王樂平侄子王蔚明回憶說,孫中山還給了王盡美100元的活動經費。其時,他們4人都被孫中山以個人名義委派為特派員,回山東宣傳和籌備召開國民會議的工作。

      長期的忘我工作和艱苦生活,使他的病情越加嚴重,多次咳血昏倒。

      王盡美的長子王乃征是1919年1月出生的。由于有一位職業革命者的父親,父子之間真的是聚少離多。僅有的幾次相聚,對于年幼的王乃征來說都是很模糊的。

      在王乃征生前的記憶里,父親個子高高的,很少回家,回來后也總是往外跑。“印象最深的是,那時我常常要到村里的學校叫父親回家吃飯。”“那時,父親因為在外讀書,思想活躍,每次回到家里總要去村小學找老師們說話,一說就是很長時間,常常忘了回家吃飯。”因為年紀小,王乃征并不知道父親與老師在交談些什么,多年以后他才明白那是父親在與進步師生交流思想。快到吃飯時,母親才讓王乃征去叫父親。“因為父親個子很高,我總是圍著他的腿轉,直到他與老師說完話后才一起回家吃飯……”

      1925年8月,病危期間,王盡美沒有與人討論自己的病情,而是在中國共產黨青島市委負責人面前口授遺囑,交代未竟之業。吃力地講完最后一個字時,冷汗已經濕透薄薄的衣衫。隨后,他過目確認,并按上手印。

      8月19日(農歷七月初一),積勞成疾的王盡美永遠閉上了明亮而睿智的眼睛。

      王盡美的紅色基因被一代代后人所繼承,他的兒子、孫子、曾孫等都先后緊隨他的足跡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一條光明、正確的道路上繼續不息地奮斗向前。

      1977年,王盡美故居被山東省政府定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6年被國務院批準列入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2009年9月,王盡美被評選為“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

      (作者:余瑋,為中國作協會員、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會員)

    網站編輯:白 夢潔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