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黨史故事
    “改造中國與世界”的宏偉史詩——毛澤東詩詞與中共黨史
    發表時間:2021-05-26 來源:人民政協報

    ▲汪建新 

     

      主講人簡介:

      汪建新,江西婺源人,1964年9月生,中國井岡山干部學院教授、副院長。長期從事干部教育,十多年來專注于毛澤東詩詞的教學與研究。著有《毛澤東詩傳》《品讀詩人毛澤東》《紅色管理搖籃井岡山》等;主講電視系列片《毛澤東的詩人情懷——閱盡人間春色》;譯著有《戰略管理》《面向未來的管理——組織行為與過程》。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全國上下都在深入開展黨史學習教育。黨史有多種學法,也有多種講法。本期講壇以毛澤東的奮斗人生和心路歷程為切入點,以中國共產黨的發展歷史和近現代中國的滄桑巨變為主線,用毛澤東詩詞進行貫穿和梳理,視角獨特,脈絡分明。本次講壇特刊此文,以期在領略毛澤東詩詞史詩魅力的同時,解讀一代偉人毛澤東的偉岸人格,感悟中國共產黨的使命擔當和百年輝煌。

     

      毛澤東是叱咤風云的卓越政治家,也是獨領風騷的偉大詩人。在締造新中國和建設新中國的歷史進程中,他成就了舉世公認的千秋偉業,也創作了氣吞山河的不朽詩篇。白居易《與元九書》有云:“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詩史合一是毛澤東詩詞的鮮明特色。毛澤東詩詞植根于中華悠久文化的厚重土壤,孕育于跌宕起伏的革命征途,形象反映中國共產黨人救國救民的艱辛歷程,藝術記錄近現代中國風起云涌的滄桑巨變,是波瀾壯闊的中國革命和建設事業的宏偉史詩,是毛澤東輝煌燦爛的奮斗人生和心路歷程的真實寫照,是感悟毛澤東堅定執著的初心使命的獨特文本,也是解讀篳路藍縷的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的鮮活教材。

      昏天黑地:“長夜難明赤縣天”

      近代中國內憂外患,韶山閉塞貧窮,毛澤東孩兒立志出鄉關

      “長夜難明赤縣天,百年魔怪舞翩躚,人民五億不團圓。”從鴉片戰爭開始,中國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外受帝國主義列強的蹂躪,內遭反動統治者的殘酷壓迫。“東海有島夷,北山盡仇怨。”世界上幾乎所有帝國主義國家都侵略過中國,尤其是日本不斷侵犯中國,而沙皇俄國大肆侵吞中國疆土。“地主重重壓迫,農民個個同仇。”而國內也是矛盾突出,地主與農民之間的階級對立異常尖銳。

      1893年12月26日,毛澤東出生于湖南湘潭縣韶山沖的一戶農民家庭。盡管他家的境況還算殷實,但韶山同舊中國其他閉塞貧窮的山村并無二致,廣大農民處在水深火熱之中。在韶山沖流傳著這樣的民歌:“韶山沖來沖連沖,十戶人家九戶窮;有女莫嫁韶山沖,紅薯柴棍度一生。”還有一段順口溜:“農民頭上三把刀,稅多租重利息高;農民眼前三條路,逃荒討米坐監牢。”這是當年韶山沖貧苦山民生活的真實寫照,毛澤東對此刻骨銘心。

      1902年春,毛澤東進入南岸私塾讀書,先后就讀了六個私塾。毛澤東熟讀四書五經,但他更喜歡讀《精忠傳》《水滸傳》《三國演義》《隋唐演義》等“雜書”。他發現舊小說人物都是武將文官書生,從來沒有農民主人公。改良主義者鄭觀應《盛世危言》的許多新思想使他受到啟蒙,而《列強瓜分之危險》一書中的“嗚呼,中國其將亡矣”,使他對國家前途深感憂慮。1910年秋,毛澤東考入湘鄉東山高等小學堂。臨行前,他給父親留下一首詩:“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作品表達了少年毛澤東沖出偏遠閉塞的韶山,好男兒志在四方的強烈渴望。從此毛澤東義無反顧地走向外面的世界,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指天問地:“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各種思潮紛然雜陳,毛澤東上下求索尋救國良策

      到湘鄉東山高等小學堂之后,毛澤東開始了“修學儲能”的求學生涯,其中主要是在湖南第一師范學校讀書。他立下人生誓言:“與天奮斗,其樂無窮!與地奮斗,其樂無窮!與人奮斗,其樂無窮!”1915年5月7日,袁世凱悍然接受喪權辱國的“二十一條”,毛澤東憤然題詩言志:“五月七日,民國奇恥;何以報仇?在我學子!”1915年9月,他發布《征友啟事》,“嚶其鳴矣,求其友聲”,征集志同道合的朋友,“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1918年4月14日,他與蔡和森等人創建進步團體新民學會,立志“革新學術,砥礪品行,改良人心風俗”。會員羅章龍打算赴日本留學,毛澤東寫下《七古·送縱宇一郎東行》為其餞行,強調“丈夫何事足縈懷,要將宇宙看秭米”“管卻自家身與心,胸中日月常新美”。

      1918年夏季畢業后,他探索救國救民之策的行動更加積極、更加穩健。他進行帶有烏托邦色彩的“新村主義”嘗試;發動驅逐軍閥張敬堯的“驅張運動”;組織有志青年赴法勤工儉學;領導湖南學生反帝愛國運動;創刊思想激進的《湘江評論》;興辦傳播進步書刊的文化書社;發起組織俄羅斯研究會,推動湖南自治運動;倡議把“改造中國與世界”作為新民學會的宗旨……

      盡管青年毛澤東沒有用詩作直接抒寫中國共產黨誕生這一開天辟地的大事件,但他一直挺立于時代潮頭,毅然選擇了馬克思主義信仰,積極籌建湖南長沙共產主義小組,成為堅定的共產黨人和職業革命家。共同的革命理想與追求使毛澤東與楊開慧結為革命伴侶,婚后他們聚少離多。毛澤東難免也有“堆來枕上愁何狀,江海翻波浪”的徹夜思念,有“揮手從茲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訴”的離愁別緒。“汽笛一聲腸已斷,從此天涯孤旅”,毛澤東以“要似昆侖崩絕壁,又恰像臺風掃寰宇”的毅然決然,“憑割斷愁絲恨縷”,全身心投入中國革命事業。

      毛澤東以“改造中國與世界”為己任,但究竟如何付諸行動,他也在苦苦思索。一方面是大革命如火如荼,一方面卻有無法遏制的暗流涌動。1925年,毛澤東在長沙橘子洲頭“獨立寒秋”,面對“萬類霜天競自由”的壯美秋景,反觀黑暗統治、民生多艱的殘酷現實,敢問路在何方?他從內心發出“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這一氣壯山河的詰問。

      翻天覆地:“敢教日月換新天”

      中國革命艱難曲折,道路決定命運,毛澤東獨辟蹊徑闖新路

      1927年,蔣介石背叛革命,轟轟烈烈的大革命付諸東流。“茫茫九派流中國,沉沉一線穿南北。煙雨莽蒼蒼,龜蛇鎖大江”,毛澤東心情蒼涼。“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殘酷現實使毛澤東深刻認識到:沒有武裝的革命就無法戰勝武裝的反革命,就無法改造中國與世界,他得出一個石破天驚的結論:“槍桿子里面出政權。”“秋收時節暮云愁,霹靂一聲暴動”,毛澤東發動湘贛邊界秋收起義。“軍叫工農革命,旗號鐮刀斧頭”,毛澤東第一次打出共產黨人自己的旗幟,從此工農階級有了為自己打天下的工農子弟兵。

      秋收起義失利后,毛澤東果斷放棄攻打長沙的原定計劃,引兵井岡,建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走上農村武裝割據的道路,“黃洋界上炮聲隆,報道敵軍宵遁”。從此,穿長衫的毛澤東開始戎馬倥傯,南征北戰。毛澤東詩詞也告別“呼聲革命”的“書生意氣”,不再單純摹景抒情,轉向戰爭紀實,他把詩情融入戰爭,使戰爭充滿詩意。

      國民黨反動派把革命武裝誣稱為“匪”。“六月天兵征腐惡”“天兵怒氣沖霄漢”,毛澤東旗幟鮮明地稱其為主持正義的“天兵”。工農武裝割據風生水起,蔣介石一再興兵“進剿”“會剿”“圍剿”。毛澤東運籌帷幄,決勝千里,迎來“紅旗躍過汀江”的根據地拓展,奪得“前頭捉了張輝瓚”的第一次反“圍剿”勝利,創造“橫掃千軍如卷席”的第二次反“圍剿”輝煌勝利。

      “山下旌旗在望,山頭鼓角相聞”“頭上高山,風卷紅旗過大關”“山下山下,風展紅旗如畫”“不周山下紅旗亂”“六盤山上高峰,紅旗漫卷西風”,毛澤東將道路自信詩化為“山+紅旗”的獨特意象。改造中國與世界的正確道路是在山里尋求到、從山里走出來的。毛澤東對革命搖籃井岡山情有獨鐘,用《西江月·井岡山》《水調歌頭·重上井岡山》《念奴嬌·井岡山》反復吟詠。不管是“倒海翻江卷巨瀾”,還是“雄關漫道真如鐵”,他始終高舉“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旗幟,攻克婁山關,翻越六盤山,問鼎昆侖山,“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后盡開顏”,一路“滿宇頻翹望,凱歌奏邊城”。待到“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時,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尤其是針對英國軍艦紫石英號無視警告擅闖長江水域,我軍果斷炮擊使其中彈擱淺,更是平添了“天翻地覆慨而慷”的劃時代意義,既宣告了蔣家王朝敗局已定,也標志著西方列強“炮艦外交”的徹底終結。

      頂天立地:“刺破青天鍔未殘”

      共產黨人無私忘我,堅定執著勇猛,毛澤東越是艱險越向前

      毛澤東詠山的作品很多,他把山刻畫得形神兼備,“江山如畫”“江山如此多嬌”,表達了毛澤東強烈的愛國情懷。“山,刺破青天鍔未殘。天欲墮,賴以拄其間。”山猶如利劍刺破青天,自身卻完好無損,天塌下來,山一柱擎天,真乃“壁立千仞,無欲則剛”。在百年奮斗中,共產黨人不畏強暴,不懼風險,敢打必勝,“欲與天公試比高”。

      中國革命艱苦卓絕,“敵軍圍困萬千重”“二十萬軍重入贛,風煙滾滾來天半”,毛澤東以“我自巋然不動”的從容氣度,以“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的英雄氣概,不斷“報道敵軍宵遁”。面對“路隘林深苔滑”“贛江風雪迷漫處”“霧滿龍岡千嶂暗”“大渡橋橫鐵索寒”“山高路遠坑深”等嚴峻考驗,毛澤東領導人民軍隊“雪里行軍情更迫”“萬水千山只等閑”“大軍縱橫馳奔”。

      遵義會議之前,毛澤東的斗爭實踐受到黨內各種“左”傾錯誤路線一再打壓。他極力壓制內心郁悶,揮灑“踏遍青山人未老”的豪邁,舒展“寥廓江天萬里霜”的豁達,一掃“自古逢秋悲寂寥”的衰頹,盛贊“一年一度秋風勁,不似春光。勝似春光”的壯美秋景,高唱“戰地黃花分外香”的人生贊歌。毛澤東愈挫愈勇,“要向瀟湘直進”“直下龍巖上杭”“直指武夷山下”“席卷江西直搗湘和鄂”。一個“直”字,淋漓盡致地展現出毛澤東百折不撓、勇往直前。

      1937年清明節,國共兩黨共祭中華始祖黃帝陵,毛澤東親筆撰寫四言詩《祭黃帝陵文》。祭文痛陳“強鄰滅德”“琉臺不守”“遼海燕冀,漢奸何多”“匈奴未滅,何以家為”的民族危亡,表明共產黨人“萬里崎嶇,為國效命”的使命擔當,表達“億兆一心,戰則必勝。還我河山,衛我國權”的堅強決心,堪稱是中華民族誓死抗日的“出師表”。

      毛澤東早期詩詞作品中,“我懷郁如焚”“君行吾為發浩歌”“我返自崖君去矣”“算人間知己吾和汝”的“我”,多指本人,意在抒發個人情感。毛澤東心系天下,從不沉湎于“小我”之情。“我自巋然不動”“狂飆為我從天落”“而今我謂昆侖”“唯我彭大將軍”中的“我”,不再是個體,而是群體。而在“紅軍不怕遠征難”“不到長城非好漢”“宜將剩勇追窮寇”中,他已然超越“小我”,融入“大我”,達到“無我”之境。毛澤東胸懷“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的宏大抱負,致力于創造“四海翻騰云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激。要掃除一切害人蟲,全無敵”的嶄新世界。

      蟠天際地:“喚起工農千百萬”

      人民是歷史創造者,放手發動群眾,毛澤東全心全意為人民

      唐代羅隱《蜂》詩寫道:“采得百花成蜜后,為誰辛苦為誰甜。”改造中國與世界,究竟為了誰?毛澤東用兩句詩予以回答。“收拾金甌一片,分田分地真忙”,攻占一個地方,建立革命根據地,開展土地革命,開展“耕者有其田”。“遍地哀鴻滿城血,無非一念救蒼生”,哀鴻遍野,民不聊生,共產黨人之所以挺身而出、浴血奮戰,為的是救國救民救蒼生。《中國共產黨章程》莊嚴宣示:“黨除了工人階級和最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沒有自己特殊的利益。”毛澤東在《愚公移山》中,說挖山不止的愚公感動了上帝,派神仙幫他把兩座山背走了。“現在也有兩座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大山,一座叫做帝國主義,一座叫做封建主義。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一定要不斷地工作,我們也會感動上帝的。這個上帝不是別人,就是全中國的人民大眾。”“枯木朽株起努力”,有勞苦大眾傾心支持,中國革命無往而不勝。

      “五帝三皇神圣事,騙了無涯過客”“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正如柳亞子所贊譽的那樣,“推翻歷史三千載,自鑄雄奇瑰麗詞”,毛澤東堅決反對帝王將相、英雄人物創造歷史的唯心史觀。“盜跖莊蹻流譽后,更陳王奮起揮黃鉞”,他把那些曾被誣為“匪”“盜”“逆”的奴隸起義、農民起義英雄推崇為“風流人物”。他在注釋“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時,明確說明“末三句,是指無產階級”。“中華兒女多奇志”“六億神州盡舜堯”,人民至上。

      毛澤東強調兵民是勝利之本,戰爭之偉力存在于民眾之中。“十萬工農下吉安”“百萬工農齊踴躍”“喚起工農千百萬,同心干”,他放手發動群眾,堅信人民群眾一旦覺醒并匯入中國革命洪流,將成為堅不可摧的鋼鐵長城。“早已森嚴壁壘,更加眾志成城”“軍民團結如一人,試看天下誰能敵?”他緊緊依靠人民,譜寫了人民戰爭的精美華章。

      歡天喜地:“萬方樂奏有于闐”

      反動統治一去不返,人民翻身作主,毛澤東與民同樂慶解放

      1950年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一個國慶節,舉國上下,一片歡騰。10月3日,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舉行隆重的慶祝晚會,各少數民族代表興高采烈地向毛澤東主席和其他領導人獻旗獻禮,表達喜悅和崇敬之情。之后,各少數民族文工團表演節目,載歌載舞。柳亞子即席吟詩《浣溪沙》:“火樹銀花不夜天,弟兄姊妹舞翩躚,歌聲唱徹月兒圓。不是一人能領導,那容百族共駢闐?良宵盛會喜空前!”次日,毛澤東欣然和詞《浣溪沙·和柳亞子先生》:“長夜難明赤縣天,百年魔怪舞蹁躚,人民五億不團圓。一唱雄雞天下白,萬方樂奏有于闐,詩人興會更無前。”

      《浣溪沙·和柳亞子先生》屬唱和之作,從高處著眼,從大處著筆,撫今追昔,構思精巧。上闋揭露和批判舊中國的黑暗統治,寥寥數語寫盡中華民族飽受的磨難與痛苦。下闋描繪各族人民翻身解放的喜人情景。“一唱雄雞天下白”,引用李賀《致酒行》成句,比喻新中國誕生猶如雄雞高唱,驅走漫長黑夜,迎來無限光明。

      “萬方樂奏有于闐”,“萬方”指神州大地,也指各族人民。柳詞中“那容百族共駢闐”中的“駢闐”,也作“駢填”“駢田”,是聚會、會集之意。毛澤東以“于闐”對“駢闐”,堪稱神來之筆。新疆地名“于闐”指新疆文工團,寓意各族人民歡聚一堂。言下之意,連古稱“于闐”的偏遠之地都派人參與國慶聯歡,怎能不是“萬方樂奏”?只有新中國才能真正實現各族人民大團結的思想意義瞬間躍然紙上。“詩人興會更無前”,詩人激情澎湃謳歌新社會。

      “于闐”是漢代西域的國名,在漢代即被納入中央政權版圖,唐代時已成為“安西四鎮”之一,是古代中西陸路交通必經之地。此間出產的和田玉是邊疆與中原、東方與西方文化和商貿交流的第一個媒介。于闐還曾是佛教東傳進入中國的第一站。清光緒八年(1882年)置于闐縣,今屬新疆和田地區。毛澤東由國慶晚會的文藝舞臺,聯想到“往事越千年”的歷史舞臺,既頌揚新中國成立后所發生的巨大變化,也彰顯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正煥發出勃勃生機。

      改天換地:“地動三河鐵臂搖”

      蕩滌一切污泥濁水,發展日新月異,毛澤東勵精圖治搞建設

      新中國面對的是一個近百年戰亂頻仍、千瘡百孔、百業凋敝的爛攤子。1949年6月15日,在新政治協商會議的講話中,毛澤東豪邁地宣告:“中國人民將會看見,中國的命運一經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國就將如太陽升起在東方那樣,以自己輝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地滌蕩反動政府留下來的污泥濁水,治好戰爭的創傷,建設一個嶄新的富強的名副其實的人民共和國。”毛澤東千方百計調動人民群眾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努力改變一窮二白的落后面貌,要把中國建設成一個繁榮昌盛的社會主義國家。毛澤東詩詞也告別炮火硝煙,轉向描繪如火如荼的社會主義建設,熱情謳歌人民群眾戰天斗地的精神風貌。

      《水調歌頭·游泳》高度贊揚“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的大好局面,充分肯定“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的建設成果,還想象奇特地勾畫了“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云雨,高峽出平湖”的發展前景。1958年6月30日,喜聞江西省余江縣徹底消滅血吸蟲,毛澤東“浮想聯翩,夜不能寐”,揮毫寫下《七律二首·送瘟神》。“綠水青山枉自多,華佗無奈小蟲何!千村薜荔人遺矢,萬戶蕭疏鬼唱歌。”舊社會瘟神猖獗,人民遭殃。新社會,在黨的領導下,中國人民意氣風發,“天連五嶺銀鋤落,地動三河鐵臂搖。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瘟神逃脫不了滅亡,最終被送上西天。

      1959年6月,毛澤東回到魂牽夢繞的韶山。他訪貧問苦,請鄉親們吃飯,可殘羹不剩的場景使他內心隱隱作痛,濃情寫下《七律·到韶山》。“喜看稻菽千重浪”,與其說是詩人的一種浪漫筆調,不如說是領袖對人民豐衣足食的一種熱切期盼。1965年5月,毛澤東“千里來尋故地”,重上井岡山。“舊貌變新顏”“到處鶯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多了樓臺亭閣”,他撫今追昔,百感交集,接連寫下《水調歌頭·重上井岡山》和《念奴嬌·井岡山》。

      二戰結束后,國際局勢錯綜復雜,“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高天滾滾寒流急”“已是懸崖百丈冰”。毛澤東氣定神閑,“冷眼向洋看世界”“亂云飛渡仍從容”“梅花歡喜漫天雪”。他蔑視各種國際反動勢力,“獨有英雄驅虎豹,更無豪杰怕熊羆”。為粉碎敵對勢力的和平演變陰謀,毛澤東十分注重培養“不愛紅裝愛武裝”的一代新人。而“拒腐蝕,永不沾”的“南京路上好八連”使他歡欣鼓舞,1963年8月1日寫下《雜言詩·八連頌》。“奇兒女,如松柏。上參天,傲霜雪”,這是對好八連的熱情禮贊,是對黨和軍隊的諄諄教導,也是對全國人民的殷切期望,至今仍然閃耀著真理的光芒。

      驚天動地:“彩云長在有新天”

      百年變局前所未有,風景這邊獨好,習近平領航奮進新時代

      青年毛澤東“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水擊三千里”,但他是徹底的辯證唯物主義者。他既有“踏遍青山人未老”“莫嘆韶華容易逝”的豪邁,也有“人生易老天難老”“鬢雪飛來成廢料”的感喟,更有“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的緊迫感。毛澤東不斷實現理想、鑄就輝煌,但也有很多未了心愿。不可否認,毛澤東在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探索中走過彎路,在晚年犯了嚴重錯誤,但他終究是一代偉人。他改造了中國,也改變了世界。毛澤東屬于中國,也屬于世界。

      2012年11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觀《復興之路》展覽時指出:“中華民族的昨天,可以說是‘雄關漫道真如鐵’”“中華民族的今天,正可謂‘人間正道是滄桑’”“中華民族的明天,可以說是‘長風破浪會有時’”。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中國共產黨撥亂反正,團結帶領人民進行改革開放的偉大革命,開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國發展面臨著前所未有的風險挑戰。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面對不忘“敢教日月換新天”的初心使命,發揚“不到長城非好漢”的進取精神,保持“亂云飛渡仍從容”的戰略定力,滿懷“風景這邊獨好”的充分自信,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出臺一系列方針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舉措,推進一系列重大工作,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取得了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全方位的、開創性的成就,推動黨和國家事業發生深層次的、歷史性的變革,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迎來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

    網站編輯:朱 琳瑄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