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 > 最美人物
    披肝瀝膽 赤子情懷——追記我國“肝膽外科之父”、中國科學院院士吳孟超
    發表時間:2021-05-24 來源:光明日報

      光明日報記者 陳勁松 通訊員 王澤鋒

      5月22日13時02分,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肝臟外科的開拓者和主要創始人、原第二軍醫大學副校長吳孟超同志,因病醫治無效,在上海逝世,享年99歲。

      吳孟超是一位真正的人民醫學家,從20世紀60年代起,就一直是全國醫療戰線上的一面旗幟——作為一名醫學大家,吳孟超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2005年榮獲國家最高科技獎;作為一名革命軍人,吳孟超是我軍一級英模,1996年被中央軍委授予“模范醫學專家”榮譽稱號。

      晚年的吳孟超仍用行動感召和激勵后人——2018年7月,參加中央電視臺《朗讀者》節目,其赤誠之心感動了億萬觀眾。2018年12月,響應黨中央號召,帶頭執行新出臺的院士退休政策,為高級別科技干部作出了表率。

      

    吳孟超生前工作照 資料圖片

     

      初心 

      “一個人找到和建立正確的信仰不容易,用行動去捍衛自己的信仰更是一輩子的事。” 

      在吳孟超胸前的資歷架上方,永遠佩戴著一枚鮮紅的黨徽——這份忠誠,源自他兒時質樸的紅色情懷。

      1927年,年僅5歲的吳孟超漂洋過海,隨母親到馬來西亞投奔做工的父親。抗戰爆發后,正讀中學的他和同學一起,主動把畢業聚餐費捐給國內抗日將士。不久后,吳孟超和同學收到了以毛澤東、朱德名義發來的感謝電。那封電報像燒紅的烙鐵一樣,深深地烙在了年輕的吳孟超心里,成為他最初的紅色記憶。

      “回國找共產黨,上前線去抗日!”抱著這樣迫切的愿望,1940年春,吳孟超踏上回國之途。由于戰爭封鎖,到不了延安,他只好回國后先求學,考取了當時的同濟醫學院。

      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由于海外背景,吳孟超遞交了19次入黨申請書,直到1956年才如愿入黨。“文革”期間,又因歸僑身份,其黨籍被暫停,但他仍按時交納黨費。“文革”結束后,當組織為吳孟超重新恢復黨籍的那一天,他激動得失聲痛哭了一場。

      我國是肝癌高發國家,20世紀50年代初,國內肝癌防治領域還是一片空白。身為外科醫生的吳孟超看在眼里、急在心中,他開始向肝臟外科領域進軍。當時,一位國外知名專家看到吳孟超等3人是在兩間破房子、幾張舊桌椅上進行研究時,輕蔑地說:“中國肝臟外科要趕上我們的水平,起碼要30年。”吳孟超聽后,憤然寫下了“臥薪嘗膽、走向世界”8個大字,立志將自己的奮斗方向與黨和國家緊密結合在一起。

      經過成千上萬次解剖實驗,吳孟超首次提出肝臟結構“五葉四段”解剖理論,這讓中國醫生找到了打開肝臟禁區的鑰匙。1960年,吳孟超主刀完成我國第一例肝臟腫瘤切除手術,實現了中國外科這一領域零的突破。此后,他首創常溫下間歇肝門阻斷切肝法,成功完成世界上第一臺人體中肝葉切除術…… 僅用7年時間,就將中國的肝臟外科提升至世界水平。

      吳孟超說:“我的一生中有過兩次誓言,當醫生我是宣過誓的,加入中國共產黨我是宣過誓的。宣了誓,就要信守這個諾言;宣了誓,就要為黨分憂解難。”1988年上海甲肝大流行,他夜以繼日奮戰在臨床一線;2003年抗擊“非典”,他坐鎮發熱門診,日夜收治患者;2008年汶川地震后,吳孟超要求帶醫療隊趕赴一線,因年事已高,組織沒批準,他就通過網絡會診為前線服務,還以吳孟超基金會的名義為災區捐贈了價值500萬元的急救藥品。

      吳孟超為黨為人民不知疲倦地工作了一生,97歲時,只要身體允許,他仍堅守在臨床一線,按時查房。“一個人找到和建立正確的信仰不容易,用行動去捍衛自己的信仰更是一輩子的事。”這句吳孟超常說的話,他踐行了一輩子。

     

      仁心 

      “一個好醫生,眼里看的是病,心里裝的是人。” 

      醫患關系冰冷的原因之一,是一些醫者“不攬事、怕擔責”。然而,吳孟超不同,他專收走投無路的重癥病人。

      正是懷著如此大愛,吳孟超完成了一例例教科書般的經典手術——

      1975年,安徽農民陸本海挺著像孕婦一樣的大肚子前來求診,經過12個小時手術,吳孟超大汗淋漓地為他切下一個18公斤的瘤子,直到今天,這仍是世界上切除的最大肝部血管瘤。

      2004年,湖北女大學生王甜甜肝部長了個巨大的血管瘤,位于手術“禁區中禁區”的中肝葉,多方尋醫未果,直到找到吳孟超才得到有效治療。吳老為王甜甜細心手術,做了10多個小時,才把足有排球大的瘤子切下來。2019年夏天,在央視“朗讀者”節目現場,已步入婚姻殿堂的王甜甜一見到吳孟超,眼里就泛起激動的淚花。

      2017年春,“時代楷模”獲得者、“不忘初心的好民警”陳清洲患上肝癌。吳孟超得知后當即表態:“這樣的人民公仆要得到好報。”他決定親自主刀手術,為陳清洲切除了巨大腫瘤和門靜脈癌栓。

      2018年4月,吉林一名70多歲的肝癌患者托人找到吳孟超。96歲的吳孟超仍親自主刀,順利切除了患者位于中肝葉的腫瘤。

      在吳孟超看來,“一個好醫生,眼里看的是病,心里裝的是人”。冬天查房,吳孟超會先把聽診器焐熱了。每個大年初一,他會準時出現在病房,握住每個住院病人的手道一聲:“新年好!”

      對于收“紅包”、拿回扣這種事,吳孟超是深惡痛絕。曾經,一位被吳孟超治愈的印尼華僑非要送來一輛高檔轎車,當即就被他上交給了組織。他說,醫院是治病救人的,怎么能想著從病人身上撈錢?

      吳孟超處處為患者著想,他給醫院定了不少規矩:如果病人帶來的片子能診斷清楚,決不讓他們做第二次檢查;能用普通消炎藥,決不用高檔抗生素;手術縫合盡量用手工,因為用吻合器,患者要多花好幾千塊錢。

     

      雄心 

      “中國肝癌大國的帽子還沒有扔進太平洋,我還要繼續同肝癌斗爭。” 

      早在10多年前,就有人勸吳孟超,您都80多歲了,早已功成名就,也該享受生活、享享清福了,再站在手術臺上,萬一有個閃失,別影響了一輩子的聲譽。吳孟超卻笑著說:“我不就是一個吳孟超嘛,名譽,那算啥?只要我活一天,就要和肝癌戰斗一天。”

      大家覺得,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是吳孟超事業發展的頂峰了,但他并未停歇。他將國家和部隊獎勵的600萬元全部捐出,成立吳孟超肝膽外科醫學基金,用于扶持肝膽外科領域的青年才俊。他還聯合6位知名院士向國務院提交了“集成式研究乙型肝炎肝癌”的建議案,被列入國家科技重大專項。今天,由他主持建成的國家肝癌科學中心已屹立在上海安亭,成為亞洲最大的肝癌研究和防治基地。

      邁入新時代,吳孟超依然與時俱進、滿懷沖勁。黨的十九大召開后,他圍繞十九大報告中“實施健康中國戰略”等內容為全院人員作輔導報告。2018年12月,吳孟超主動響應國家院士制度改革的號召,帶頭光榮退休了,但他仍然不舍得放下手術刀,一如既往下臨床進病房,研究閱讀最新學術文獻資料。他說:“中國肝癌大國的帽子還沒有扔進太平洋,我還要繼續同肝癌斗爭。”

      2019年年初,在海軍軍醫大學“感動校園人物”頒獎典禮上,剛剛退休、精神矍鑠的吳孟超一出場就掌聲雷動,大會現場給他的頒獎詞是——

      一顆心許黨報國,一雙手濟世蒼生。嘔心瀝血,創建肝膽外科;鞠躬盡瘁,獻身醫學事業。德技雙馨照亮坦蕩襟懷,年近百歲續寫醫者傳奇。

    網站編輯:白 夢潔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玉网